1

资料中心

位置:首页 > 资料中心

2014年最棒的10件装置作品

  

 

导读:

 

   2014年对于装置艺术家们来说是伟大的一年!在这一年中,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拿出他们最好、最动人的作品。去年,我们看到徐道获用织物“复制”了一所房子,艾未未用3000多辆自行车组成了大型装置艺术作品,草间弥生使LED灯和镜子充满了整个房间。今年,艺术家的创意更加的天马星空,泥土、磁带以及晶体等材料都被应用在创作中。当然,这其中使用的最妙的是888246朵陶瓷罂粟花像流动的血液从伦敦塔喷涌下来。现在我们列出2014年十大最神奇的装置作品,希望你能有机会体验至少其中之一,并真正得到关于这件作品的“第一感悟”。

 

 

  

 

 

  Artur Bordalo的“猫头鹰眼睛”

  葡萄牙街头艺术家Artur Bordalo(又名Bordalo二世)使用混合材料创建自己的城市与环境景观。他经常用能找到的各种各样的物品,将它们“合并”成漂亮的形式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他的街头艺术是独特的,因为它呈现出三维视觉,并且让人可触可感。今年,Bordalo二世受邀创作了一件装置作品,这件作品作为葡萄牙城市科维良当地“WOOL”艺术节的一部分,他花了一个多星期创作猫头鹰的眼睛,这只猫头鹰用垃圾和回收材料拼贴而成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Miguel Chevalier的“神奇飞毯”

  这件“神奇飞毯”装置作品是由法国艺术家Miguel Chevalier在一个前身是教堂的空间中完成的,他将那里变成了灯与光组成的迷人盛景。他用数字技术构建了丰富的彩色光与马赛克图案,这些灵感都来自伊斯兰艺术。当观众在整个空间中游览时,这些灯光因交互设计而产生了不可预知的运动,人将由此与周围的空间产生直接对话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WillamForsythe的“处处同在2号”

  在英国一年一度的布莱顿艺术节上,出现了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“广场舞”——这是William Forsythe带来的一个有趣的装置作品。该作品让游客在无意中舞蹈:一百余个精致的绳摆按照一定的时间序列摆动,他们都被放置在一个古老的集贸市场上。游客们被鼓励从这些摆中穿过,但他们必须避免接触摆,所以他们都成为了舞蹈家!他们的舞步正是由避免和摆碰触而侧步产生的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Numen/For Use的“透明胶带”

  瑞典零售巨头 H&M 旗下时尚品牌 COS,是一个非常注重艺术性表现形式的品牌,并经常与各种艺术家合作打造特别企划,将时装与艺术完美结合在一起。今年品牌与来自柏林的 Numen/For Use 合作,独家赞助了他们在巴黎东京宫(Palais de Tokyo) 所设的最新装置艺术。作为“Inside”展览中的一部分,这件名为“Tape Paris”的艺术品,是由艺术家利用长达 44km 的透明胶带制作而成的管道,并且一次可以允许四位参观者穿过其中,从而营造出一种极度简约前卫的艺术氛围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Suzan Drummen的“迷幻地板”

  荷兰艺术家Suzan Drummen做了一件相当需要耐心的装置作品。她利用特殊的镜子、水晶、镀铬金属、光学镜和一些珍奇的石头,设计出闪闪发光的地板装饰艺术。这些物品经过Suzan Drummen的拼接形成各种似花的图案,看起来非常璀璨美丽。当然要装饰这样的艺术地板可是要下很大功夫,它们由成千上万的小艺术品经过设计图案,用手慢慢堆砌、拼放而成。人们可以尽情享受感官体验和视觉刺激,闪闪发光的空间与建筑延伸至墙壁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Tom Fruin的“彩色有机玻璃屋”

  作为今年的DUMBO艺术节的一部分,雕塑家Tom Fruin为艺术节献上了他著名的彩色有机玻璃房子“Kolonihavehus”,位于布鲁克林大桥公园。五彩缤纷的房子,由一千个大大小小尺寸不同再生玻璃组成,这次他与CoreAct表演二人组合作,描绘一种微妙的生活居住方式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浅井裕介的“泥浆壁画”

  日本艺术家浅井裕介(Yusuke Asai)在创作时完全不用任何油漆就能画出缤纷的壁画,而他用来取代一桶桶油漆的颜料正是纯天然的泥土!浅井表示泥土壁画的灵感是来自于印度的传统壁画,并非新颖的作画方式,但随着多年来的精进与不断创作,融合印度与日式元素,走出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。浅井常寻找一些特定地点创作,例如在印度北部贫穷地区比哈尔邦苏佳达村的一所教室里,他用泥巴、秸稈为孩子们创作了惊人的壁画,他带着孩童们恣意地在墙上挥洒自己的想象和创意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田根刚和西铁城设计团队的“光与时间”

  著名的手表制造商西铁城(Citizen)在米兰设计周发布了这个名为“光与时间”的装置作品,陈列在米兰三年展展厅。这个巨大的装置由80000枚手表的芯片(钟表的结构基础)组成,并有4200根金属丝从天花板上悬挂而下。当观众置身于这个巨大的装置中时,会惊叹于它们投射出的金色光雨,在金色的笼罩下,连时间也仿佛静止了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Per Kristian Nygard的“非红即绿”

  当你看到这满眼的绿色,你会很难相信这样的艺术品存在于室内!今年早些时候,在奥斯陆No Place画廊,挪威艺术家Per Kristian Nygard创建了这一名为“Not Red But Green”装置作品。装置内用木材搭起地形架,中层铺上厚厚泥土营建起伏的丘陵,再撒上种子后静待时日。茂密的植被如同洪水般涌向墙壁、窗户、所有的方向,形成一道仿佛在流动着的风景。它让你仿佛置身“室外”,这一令人惊叹的作品在明亮的白色墙壁之间的衬托下更显宁静。

 

 

 

  

 

 

  Paul Cummins的“陶瓷罂粟花”

  888246朵陶瓷罂粟花像流动的血液从伦敦塔喷涌下来,888246代表英国和殖民地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军事伤亡。第一株罂粟种植于8月5日,这是英国全员参与战争的第一天,最后一株罂粟种植于11月11日——停战纪念日。这个令人惊叹的展览覆盖16英亩土地,相当于250个网球场或16个足球场。陶瓷艺术家 Paul Cummins 和舞台设计师Tom Piper 合作完成了这个惊人的项目,用“鲜血”染红大地和海洋。

 

  —完—

 

  【A&M第一百二十六期】

 

 

 文章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
 

 本栏目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北京国际画材中心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,供读者分享参考,非商业用途,如有疏漏尽请见谅。

 

 

  关注北京国际画材中心微信平台

 

  随时掌握画材最新资讯